当前位置: 首页 > 检察新闻 > 政法新闻 > 正文

从生根发芽到花开满地,“四号检察建议”一年来

发布时间: 2021-07-22 17:00:36   作者:   来源:本站来源   浏览次数:53

➤ 2020年4月28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向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发出高检建【2020】(总第4号)检察建议书。“四号检察建议”是最高检制发的第一份维护公共安全的检察建议,出发点在于推动城市基础设施安全建设,维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

  

➤ 截至今年5月,全国检察机关针对走访调研发现的窨井盖安全隐患问题,制发检察建议1976件,督促整改问题管井、消除井盖安全隐患313250件,推动相关部门更换智能井盖58345个,安装防坠网、防位移改进装置284625个。


图片

广东省五华县检察院检察官排查辖区窨井盖安全隐患。


西湖十景中的三潭印月、柳浪闻莺、雷峰夕照景色,分别出现在了三个铸铁窨井盖上,并铸刻有抢修热线、国家标准等信息。这是“我见过的最美窨井盖随手拍大赛”中获得一等奖的第16号作品。此次大赛诸多参与者通过形象化的摄影语言,呈现了他们心中富有创新立意的最美窨井盖。


图片
图片
图片
7月14日,“我见过的最美窨井盖随手拍大赛”评选结果揭晓,共有26件作品获奖。上图分别为一二三等奖作品。


与窨井盖治理紧密相关的,是最高检于2020年4月制发的“四号检察建议”,其目的在于推动社会治理、改善民生。

  

在近日举行的省部级、厅局级政法干部学习贯彻习近平法治思想专题研讨班上,建立健全安全生产责任和管理制度体系、隐患排查治理和风险防控体系,用法治守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是贯彻落实习近平法治思想的一项重要内容。

  

“看到‘四号检察建议’像一颗种子,慢慢生根发芽,逐渐花开满地,我们的内心非常欣喜。”最高检第二检察厅有关负责人说。

  

从最初想法

到数字效能不断释放


“四号检察建议”凝聚着高层的思索和智慧。起初,最高检党组书记、检察长张军从新华社刊发的一篇反映窨井盖权属关系复杂、“窨井吃人”事件频发的文章,敏锐意识到检察机关在参与社会治理方面有很大发力空间,创造性地提出通过“检察办案+检察建议”一揽子解决窨井盖问题。

  

不久,张军检察长亲自部署这项工作,不但与住房和城乡建设部部长王蒙徽进行沟通,还先后两次主持最高检检委会审议检察建议稿及配套的《关于办理涉窨井盖相关刑事案件的指导意见》稿,在推动落实过程中先后10余次作出批示,就检察建议做成刚性、做到刚性提出明确要求。2020年4月,最高检第一份维护公共安全的检察建议——“四号检察建议”应运而生。

  

各地检察机关积极行动,坚持双赢多赢共赢理念,依据人民检察院组织法规定,综合运用检察建议、公益诉讼等多种方式,与相关部门协同发力,亮剑窨井盖乱象,推动窨井盖问题得到根本治理。



2021年7月14日,在浙江嘉兴召开的全国检察机关推动落实“四号检察建议”经验交流会暨维护公共安全论坛,向与会者展示了一年多来全国各地推动落实“四号检察建议”的相关成效。会议发布的办案数据显示,自《关于办理涉窨井盖相关刑事案件的指导意见》与“四号检察建议”配套制发以来,全国检察机关审查逮捕、审查起诉办案数量是过去两年办案数量之和的五倍;以破坏交通设施、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性的案件比例从28%上升至40%。

  

对此,与会的全国人大代表,太原市市政公共设施管理处第二道路排水养护管理所党支部副书记、副所长兼水道三组组长王润梅直言“震撼”,“整个推动落实过程,我认为非常专业。”

  

记者了解到,在各地推动落实过程中,窨井盖治理还被增添了“智慧赋能”元素。比如,如何将数字化改革成果应用到公共安全领域,让人民群众享受更多公共安全领域的数字化改革福利,成为各地多部门积极探索的方向。

  

在杭嘉湖平原,浙江省桐乡市积极探索“数字化+”管理模式。记者注意到,在桐乡乌镇窨井盖数字化的试点路段,全部窨井盖都配有连接“云享乌镇运营中心”物联网系统的专属“身份证”,实现了对窨井盖的开启、移位、倾斜、破损、井下液位高度、井内有害气体、浓度等状态数据的智慧监测。


江苏省南通市崇川区充分发挥法官、检察官、警官以及律师的各自职能和专长优势,积极开展进网格行动,依托“12345”大数据系统智能化处理平台及时发现问题窨井盖线索,打通服务群众“最后一公里”。


湖北省谷城县检察院推动该县城市管理执法局启动统筹协调机制,并借助数字化城管平台同相关行政管理部门一起建立了窨井维护机制。经过近一个月的齐心协力,谷城县城区67条主次干道的8788个窨井均已得到了治理修缮。


……

  

截至今年5月,全国检察机关针对走访调研发现的窨井盖安全隐患问题,制发检察建议1976件,督促整改问题管井、消除井盖安全隐患313250件,推动相关部门更换智能井盖58345个,安装防坠网、防位移改进装置284625个。


在座谈交流中,国家广播电视总局有关部门负责人提到,令其印象深刻的是山东省的做法。据了解,山东青岛实现了“以人找井”全覆盖、“以井找人”全覆盖。两个“全覆盖”的背后,是多部门将窨井盖数据纳入数字化管理信息管理系统的多次沟通努力,是城市治理数字效能不断释放的一个缩影。

  

从为民初心推动

到形成长效机制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必须把为民造福作为最重要的政绩”。如何真切关心人民群众的新需求、新期盼,在促进民生福祉上有新作为?

  

“今年初,河南省印发《2021年河南省重点民生实事工作方案》(下称《方案》),将‘加强城市公共区域窨井设施维护改造’纳入2021年河南省10件重点民生实事。”河南省检察院副检察长阎兴振介绍。

  

记者了解到,河南省检察院党组要求,把推动落实“四号检察建议”作为2021年爱民服务承诺重要项目,共同守护人民群众“脚底下的安全”。《方案》的印发,意味着在河南省检察院的持续推动下,窨井盖安全管理工作在该省得到高位推进。

  

在浙江省南部的丽水市,该市莲都区检察院围绕市区窨井安全监管共性问题撰写的专项报告获市长批示肯定,推动建立起丽水市窨井安全监管系统。在多部门共同努力下,当地市委改革办、市应急局联合印发《丽水市区窨井盖安全监管系统建设工作方案》,推进丽水市区窨井盖安全监管形成长效机制。

  

纵观全国,各地检察机关均着力加强与地方窨井盖管理部门的沟通配合,推动窨井盖治理长效机制建设,窨井盖治理齐抓共管的局面已初步形成。

  

数据显示,截至今年5月,全国检察机关联合相关职能部门召开联席会议1369次,开展联合检查1509次,联合或推动出台规范性文件267件。其中,陕西、福建、贵州省检察院与省住建厅会签了加强窨井盖管理协作配合工作的意见;北京市检察院推动北京市政府相关部门印发地下管线检查井盖病害判定标准和治理要求;江苏、山东、江西省检察机关推动出台全省城市窨井设施维护管理专项整治方案及有关措施。


一年多来,在检察机关的推动下,多部门联动出台的办法、机制、规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全国人大代表、安徽省阜阳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总工程师吴永利高度赞扬了各地卓有成效的经验做法。他提到,以“小切口”“小井盖”来关注“大民生”,体现了检察工作的为民性,“四号检察建议”在落实的过程中接地气、受欢迎、有温度、有热情。

  

记者了解到,在与各地有关部门建立配合协调机制、实现良性互动的同时,各地检察机关统筹刑事、民事、行政、公益诉讼“四大检察”横向协作,开启了“刑事检察+”工作新模式。其中,山西、黑龙江等地检察机关建立了“四大检察”线索移送、信息共享等工作机制;湖北、浙江等地检察机关将落实“四号检察建议”与创新行政公益诉讼诉前程序相结合,通过开展诉前磋商,督促行政机关积极履职,共推窨井盖安全隐患治理落地见效。

  

值得一提的是,近日,最高检还发布了落实“四号检察建议”十大典型案事例,案例种类覆盖刑事、民事、行政、公益诉讼“四大检察”。其中,宁夏回族自治区中卫市沙坡头区检察院办理的涉窨井盖支持起诉典型案例提到,对于涉窨井盖损害赔偿案件,群众维权难度大且经济较为困难的,检察机关依法履行支持起诉职责,切实维护人民群众的合法权益。

  

窨井盖案件办理的背后是检察机关能动司法理念的彰显。“四号检察建议”既是行动的指挥棒,也是检验各地细查常治的“晴雨表”。各地检察机关通过制发检察建议、诉前磋商和协调,牵头构建了一张多部门联动的“治理网”。如何把“治理网”变成“安全网”,各地开展了积极有效的探索。

  

从涉安全个案办理

到全方位社会共治


今年1月11日,在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发生了这样一起案件:残疾人陈某某乘坐电动轮椅车行至宝安区新和大道后亭路口时,因人行道无障碍设施破损致其从轮椅车摔下,经抢救无效死亡。

  

经检察机关调查发现,宝安区相关职能部门怠于履行监督管理职责,辖区内存在无障碍设施不规范问题,给残疾人及其他有需要的人士造成生活不便及安全隐患,严重损害社会公共利益。宝安区检察院依法启动行政公益诉讼程序,督促开展专项整治。该院还积极向宝安区委汇报案件办理进展,争取支持。截至目前,相关单位已完成新增改设盲道中断、阻断等问题整改122处,完善盲道592米,改造人行道较陡坡口共147处。

  

国之兴衰系于制,民之安乐皆由治。进入新时代,在新的发展阶段,检察机关参与社会治理、维护公共安全面临着新形势新任务。

  

“立足新发展阶段,贯彻新发展理念,以推动高质量发展为主题,将办案向前、向后延伸,助力公共安全治理模式从事后应对走向事前防范,以最小的检察付出、司法付出达到最佳的社会治理效果,最大限度降低社会治理成本,在事关人民群众头顶上、舌尖上、脚底下的安全等领域有所作为。”正如最高检党组成员、副检察长陈国庆所言,社会主要矛盾的转化对检察履职提出新的期待。

  

今年4月,最高检印发的《关于在党史学习教育中深化“检察为民办实事”实践活动的指导方案》明确,要把推动落实“四号检察建议”作为“检察为民办实事”的典型案例,并以此为切入点,更加广泛参与公共安全治理,推动全面提升公共安全保障能力。那么,各地检察机关是如何结合本地实际,部署开展公共安全领域治理专项监督工作的?

  

山东省检察机关积极梳理、全方位织密“安全网”,延伸监督触角,拓展范围至高空抛物、破坏缆线、道路交通安全、电瓶车失火等危害群众“头顶”“脚下”“身边”各类安全案件,积极调动社会力量多领域、全方位参与社会治理,打好监督“组合拳”。


北京、福建等地检察机关还围绕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和管护开展公益诉讼线索摸排和案件办理,针对小区消防通道被占用、无障碍设施建设与维护、电动车充电桩设置不合理等问题开展监督。


新疆、甘肃等地检察机关从守护“脚底下的安全”拓展至“头顶上的安全”“舌尖上的安全”“校园内的安全”,针对城区盲道设置管理不规范、高空抛物、校园周边设施维护不到位等问题开展监督。


将公共安全综合治理纳入本地平安建设总体规划,推动制定相关法规、政府规章和政策措施,以顶层设计系统化、制度化推动公共安全源头治理……唯有以现代治理方式凝聚起更多人的力量,形成社会共治,才能编织起全方位、立体化的公共安全网,维护好安全这一底线权利。

  

“公共安全治理从来不是单方面的行动,而是全民参与的大合唱,需要我们每个主体行动起来,奋楫扬帆……”在7月14日的论坛上,全体与会代表向社会发出倡议书,呼吁全社会同向发力、同频共振。在场的每位与会者都深深期许:播下“公益为民”这颗种子,总有硕果累累的一天。


图片


来源:检察日报